优哈(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2015年以来对外贸易形势分析

2016-12-20 10:51:20 优哈(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阅读

目前,全球经济复苏状况尚未明显改善,各个国家及地区的经济走势出现分化,美国就业数据持续向好,希腊债务危机的暂时缓解使欧洲经济步入缓慢的复苏阶段,而新兴经济体此时正处在资本外流、货币贬值、股市动荡和经济下滑的痛苦阶段。与此同时,我国正处于“三期叠加”阶段,产业结构调整正在积极进行中,经济逐渐步入新常态。面对国际和国内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国对外贸易也进入新常态。

一、外贸形势持续低迷

(一)外贸形势依旧严峻,出口有望出现正增长

2015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有效需求不足,各经济体依然面临较多的不确定性,从而导致各国的外贸需求下降,全球贸易量出现萎缩。在全球需求疲软、结构失衡的条件下,我国对外贸易也出现下滑,现阶段进口和出口均出现负增长。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份,我国进出口额的总量虽然在逐月增加,但是进出口额的增速却出现每月负增长,截止到8月底,我国进出口总额为25575.5亿美元,同比下降7.5%。其中,出口金额为14615.23亿美元,同比下降1.4%,这也是连续两个月内出口增速负增长;进口金额为10960.27亿美元,同比下降14.5%,下降幅度呈收窄的趋势;由于进口金额的下降幅度大于出口金额的下降幅度,从而导致我国实现贸易顺差3654.96亿美元,同比增长81.4%,进口增速的大幅下降也是造成我国进出口总额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促进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发展,稳定外贸形势,政府已先后出台多项刺激政策,加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断深化经贸合作、人民币贬值、以及今年下半年西方三大节日的到来等有利因素的影响,预计我国第四季度进出口形势有望得到改善,出口增长出现由负转正的可能性也将增大。

(二)进出口产品结构分析

出口方面,1-7月份,技术含量与产品附加值较高的机电产品小幅增长,我国实现机电产品出口7238.0亿元,同比增长1.3%。在机电产品中占比较高的机械设备和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额分别为2099.1亿元和3161.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6.5%和4.3%。在七大劳动密集型产品(包括纺织、服装、鞋类、箱包、家具、玩具和塑料制品)中,箱包、家具和玩具保持着较高的增长速度,同比增长分别为8.2%、7.7%和11.2%,在劳动密集型产品占比较高的服装和纺织品出口额增速连续下滑,同比分别下降6.2%和1.5%。而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的影响,我国在成品油、贵金属或包贵金属的首饰、钢材出口金额的增速分别下降了30.6%、63.5%和2.5%。此外,我国在陶瓷产品和灯具、照明装置及零件出口方面表现强劲,出口金额同比分别增长26.8%和20.6%。

进口方面,我国对大宗商品进口的数量出现分化,1-7月份,对能源如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量同比分别增加10.4%和6.0%,而对矿产类的产品如铁砂、钢材、铜的进口量同比分别下降0.1%、9.1%、9.5%。又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低迷,从而导致进口金额的大幅下降,如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金额同比分别下降39.5%和33.5%。此外,受国内对汽车需求减弱的影响,我国对汽车和汽车底盘的进口数量和进口金额同比分别下降23.8%和25.2%。对粮食进口金额的增速也出现了分化,其中对水果及坚果、谷物和大豆的进口量同比分别增长25.1%、80.2%和7.1%,而对食用植物油进口量的增速同比下降14.8%,由于大豆价格的持续走低导致大豆进口额同比下降19.6%。

(三)对外贸易市场结构分析

目前,我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依然维持着正增长,但是由于对美国进口金额增速的明显下降,导致中美贸易额的增长幅度有所下降,1-8月份,对美贸易同比增长2.1%,出口同比增长6.1%,进口同比下降7.3%;对欧盟进口金额增速的大幅下降拖累了我国与欧盟的贸易,从而使中欧贸易额出现负增长的局面,此外,欧元区的宽松货币政策也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国对欧元区的出口,其中对欧盟的双边贸易下降8.3%,出口下降4.7%,进口下降13.5%;对日本贸易降幅有所趋稳,对日贸易同比下降10.9%,出口下降10.4%。与此同时,我国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也出现分化,由于俄罗斯、巴西及南非均为资源型出口国,而近期石油及铁矿石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走低,导致了我国对这些国家的进口额出现大幅下降,从而造成双边贸易额增速的大幅下降,同比分别下降29.5%、18.8%和24.7%,对印度及东盟的贸易出现小幅增长,同比分别增长0.1%和0.6%。

(四)贸易方式分析

受国外需求疲软及我国劳动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逐渐失去竞争优势,我国加工贸易在出口的比重呈逐渐下降的趋势,其比重由2010年的38.9%下降到现阶段的30.9%,不排除未来仍将下降的可能,加工贸易额同比下降9.2%,其中出口额同比下降8.3%,进口额同比下降10.7%。与此同时,我国一般贸易比重呈上升的趋势,其比重由2010年的50.0%上升到现阶段的55.1%,反映出我国出口自主性和内生力量在逐渐加强,一般贸易额同比下降7.1%,其中出口同比增长2.8%,进口同比下降17.5%。在一般贸易出口额中,私营企业占比较高,是一般贸易出口增长的主要动力,1-7月份同比增长7.7%,而国有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在此阶段分别下降2.4%和1.6%。

二、影响外贸增长的因素分析

(一)国际因素

现阶段,全球有效需求不足、经济增长速度缓慢,世界经济仍然处在调整期与重构期,整体的经济形势处于低增长、低贸易流动、低通货膨胀率、低投资和低利率,以及高股价、高债务水平的“五低两高”阶段。在此阶段内,各国的经济增长出现了分化,而分化的经济增长又导致了政策的不统一,从而进一步加剧了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

在世界复苏乏力的情况下,美国经济正步入复苏的正轨。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失业率8月份降至5.1%,为2008年4月以来的最低点。美国就业市场的持续改善可促进消费市场的发展,进而带动美国经济增长,美国第二季度的GDP增长率的修正值为3.7%,增速高于市场预期。随着美国经济的回暖,外界对美国加息预期进一步增强,从而导致资本向美国回流并进一步加剧了新兴市场的波动性。又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是以美元为计价单位,加息预期的增强也会使美元走强,从而导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

由于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希腊债务危机的暂时缓解,以及此前欧元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欧元区经济正在缓慢增长。油价的下跌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一方面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也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欧元区的汇率,从而增加了欧元区的商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此外,希腊债务危机的缓解有利于欧元区经济的稳定。同时,“容克计划”的实施也会进一步拉动欧洲经济的增长。

而同样是施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日本经济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并没有太大的起色,日元的贬值并没有明显改善其产品在国际间的竞争力,国内消费也依旧低迷。同时,日本还面临着高债务率、人口老龄化、产业结构空心化及结构调整困难等问题,且“安倍经济学”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日本的结构性问题。因此,在短期内日本经济依然处于疲软状态。

此外,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国际市场对大宗商品的需求相对减少,在供给量维持稳定的情况下,大宗商品的供给表现出相对过剩,从而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在低位波动。受此影响,部分新兴经济体经济下滑并出现资本外流以及货币大幅贬值等现象,本国货币的贬值也令外债偿还压力增大并进一步影响本国信用评级问题,从而给原本就不稳定的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二)国内因素

我国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经济仍然保持在合理区间内运行,并呈现出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稳中有进的积极态势,经济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新的增长点正在加快孕育并不断破茧而出,新的增长动力正在加快形成并不断蓄积力量。但也应注意到在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我国经济运行走势出现分化,部分领域、产业和地区经济风险有所加大,地方债务问题尚未完全化解,股市波动较大等问题的存在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抑制作用。

为了促进我国进出口贸易发展,稳定外贸形势,我国在今年以来先后出台了多项刺激性政策,涉及税收、电子商务、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通关便利化、清理进出口收费环节等多方面的问题,同时各个地方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和措施加以配合。相关政策的实施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贸易成本,有助于我国口岸综合治理体系现代化,也有助于我国外贸结构的调整以及外贸竞争新优势的培育。

而在今年8月份人民币出现小幅贬值,此次贬值从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目前产品出口的压力,但是人民币汇率调整的目的是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且人民币并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因此人民币贬值对我国产品出口影响有限。

三、政策建议

从目前的发展形势看,我国正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环境问题日益严重,过去依赖要素投入的增长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的问题,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已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我国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也在逐渐改变。为了促进我国对外贸易的发展,巩固已有的贸易优势,不仅要提高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而且还需进一步发掘新市场以确保对外贸易的稳步增长并推动我国外贸由量向质的改变。

出口产品竞争力的提升有助于挖掘原有市场的潜力,可以巩固并扩大原有的市场份额。为提高出口产品的竞争力,需以创新驱动为主,逐步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地位,实现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由生产制造向服务制造的转变,同时需要财政、货币、产业及贸易等政策之间的协调配合,减轻外贸企业的税收负担,降低外贸企业的融资成本,减少企业的汇兑损失,科学合理的引导新兴产业的发展并加快产业的布局调整,大力实施“中国制造2025”战略,从而培育外贸企业的技术、品牌、质量和服务等新的竞争优势。

在发展原有市场的基础上也应注重对新市场的开发,通过“一带一路”、“孟中印缅”及“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等战略的实施开拓亚洲市场,通过积极参与欧洲的容克投资计划进一步开发欧洲市场,通过扩大自贸区网络逐步拓展非洲及美洲市场,从而将其他国家的发展诉求和产业投资需求与我国产能和装备制造优势紧密结合起来,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Powered by YOHA 2016 ©2015-2020 www.yoha.com.cn